位置:首页 >> 热点 - 到分享页面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时间:2019/8/16 16:02:48 点击:895

                                 --------- 陈  欣 (2010-12-22 19:04:17)

主题词:癌症不是绝症,用清代名医俞嘉言的话说,“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医源性失误等于作茧自缚,药源性失误有如饮鸩止渴。对癌症病因认识的模棱两可,导致了对癌症早期诊断的方法和治疗药物的研究迷失方向,歩入岐途;对人们亚健康状态背后隐藏的免疫功能初始紊乱存在的无知;治疗药物和研究方法的肤浅,为癌症的高发率造就了一支厐大的后备军;对癌胞大面积出现,是发展还是转移的认定,决定着我们研究癌症临床治疗的方法和药物指导原则的制定。癌症是可以治愈的,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战胜癌症的关键。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我不喜欢讲中西医结合,因为很难结合,但中西医可并举发展……”  “治急性病、重病是西医的特长,比如细菌感染,发热,用西药退热快。但热退了之后用中药对免疫功能进行调节,能起到好的作用。一些慢性病的防治也是如此……”  “中医能长期存在,自然有它的道理……”                         ——摘自钟南山院士的讲话

一、癌症的病因

    癌症是无药可治的“绝症”,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其所以如此,一大缘由是未能早期诊断,早期治疗。主观上,癌前期、癌早期的一般患者因症状不明显而难以引起重视。客观上,此时属于功能性病变向癌变发展的准备期或癌症形成后的蛰伏期,对机体的侵蚀破坏甚微,或者说没有。以“循证”为指导的主流医学,也因没有证据可供鉴别而无法查出,一经查出就已是中晚期。这种客观现实与主观愿望的悖逆,使人们“早期诊治”成为美梦,于是,因癌症对人体侵蚀、破坏的残酷性就不可逆转地被人们冠以“绝症”的恶名,并无可奈何地逐步演变为手术切除及放化疗的刻板模式,把血肉之躯当作一般器物进行开膛破肚,刀剪相加和扬汤止沸,抱薪救火似的整治修理。用克林顿总统顾问为我国国家中医战略课题组《中医战略》一书的序言的话说:“三甲医院是高级屠宰场……”。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

    原因在于两点,其一,从治疗上讲是病因不明显,现代医学对病因的认识含混不清。在西医理论体系中,把癌症的病因直接与化学、物理、生物源物质的伤害挂勾进行研究,从局部和形态的变化上进行治疗,显然是错误的。仅着眼于表面征象,勿视生成表面征兆的深层次原因的任何防治手段,所取得的成果只能是像菜农割韭菜,割了一茬后,三五天又可割一茬。其二,从诊断上说,主流医学讲究的是“循证”,只有把在形态上、量化上出现的显著特点作为证据之时,方可作出疾病属性的判断,也就是说只有疾病产生之后进入发展期,形成气候之时,即有“证据”可循之时,方能作出确诊。这种把病“养大”了再行医治的方法,于情于理原本就属错误。在错误的理论指导下的预防和治疗,能不错误么?癌症又怎么能征服呢?更何况晚期癌症对人体的破坏之惨烈,对精、气、神、消耗亡快速,还有种种合并症的干扰,即使是完全正确、科学的方法,治愈率也是极其低微的。

    那么,癌症真的无药可治么?回答是否定的。按中医病因学的观点,随时序推移发生的风、寒、暑、湿、燥、火的伤害;跌打努挣的伤害;不良生活习惯的伤害;情感郁抑的伤害;甚至包括隐微的化学、物理、生物源物质的伤害,其实与癌症的产生都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初始的伤害,如果治疗及时、得法、彻底的话,它们的产生都与癌症无缘。反之,如果在上述伤害发生之时产生的失治、误治则会在表症消失后留下隐患。比如:误治会导致胸腹胀满症状的发生,导致病邪更深入乱窜,受伤部位阳气更加衰弱等等。正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隐患及医源性疾病的长期存在,失治误治势必导致了隐患处产生变化。如果患者整体上阴阳平和,这类隐患在后续的生活中会被慢慢修复,消弭于无形之中。如果患者体内存在阴阳失衡的状态,情况就不同了,在后续的工作,生活中,一方面这些隐患不会被清除,另一方面,各种内外因素对人体侵害的毒邪无一不在隐患处聚集,使原本因隐患的存在而处于“其气必虚”状态的局部组织虚上加虚,毒邪越聚越多,正气越来越弱。进而使该隐患局部内的正气由原来虚实夹杂逐渐呈阴愈盛、阳越衰的状态。这种状态的进行性发展过程就是免疫系统功能进行性紊乱的过程,当该局部内邪毒聚集达到一定的“度”时,受伤的组织细胞在内环境的刺激作用下,进入了“生机化灭”,“气立孤危”的状态。当这种状态出现时,用西医的话说就是免疫系统的紊乱使免疫细胞失去活性的状态。病理发展的功能性量变阶段,随着这种状态的出现而发生器质性病变的病机转归,促成了癌症的产生。

    《张氏医通》把隐患视为病理发展过程中的“阴阳偏阻”。《难经》把在隐患处发生的“阴阳偏阻”导致功能性病变中量变阶段向质变转化的“生机化灭”、“气立孤危”状态称为“气无转输之机”。

    综上所述,癌状的产生是局部与整体阴阳严重失衡的结果,即隐患存在之后,受伤的局部组织在后续刺激累加作用下,持续或断续的病理发展过程中毒邪累加导致的结果,用通俗的话说,任何内外部的初始刺激与癌症的产生都没有因果关系,癌症病因不是世间任何具体的物质刺激所促成,而是隐患发生之后,病机转归出现之前这个病理发展过程本身。

    二、癌症产生的三种形式

    前靣说过,由于隐患的存在,形成机体局部“阴阳偏阻“的病理发展基础,当这个基础随着后续、持续或间断的刺激累加发展到“气无转输之机”的状态时,功能性病变的量变过程达到临界点而形成质变,用西医的话说,就是局部隐患的存在是免疫系统功态失衡的开始,器质性病变发生之时亦即是免疫系统紊乱达到临界点使免疫细胞失去活性之时。

    那么,癌症产生的形式有多少种类?

    根据数十年研究及临床经验总结,我认为:形成癌症的形式大致有三种:

    其一为隐微型。多发生于工业污染严重的地域,尤以污染源在南方,人口密集区在北方和四面环山,人口多,污染亦重的地域为显著。由于该类伤害大都由化学、物理、生物物质的污染刺激所造成,该类物质造成伤害的特点是形态隐微,程度深重。因其隐微而不易被患者重视,又因其伤害程度深重,致使其伤害形成后的病理发展过程快速,短期内就使“阴阳偏阻”之处达到“气无转输之机”的临界点而形成癌症。

    其二为渐进型。该型癌变分为两个层次:A、以慢性病为发展基础,如产生于任何部位的各种慢性炎症、组织增生、代谢紊乱、息肉、囊肿、良性肿瘤、铁打努挣、外伤瘀血等;B、以不明原因的发冷、发热、瘙痒、乏力、疼痛、出汗、腹泻等表现症状背后不同程度的阴阳失衡为前提。无论是A还是B类,起因都是伤害留下的隐患在后续刺激累加的作用下,免疫系统功能随病理过程的发展逐步紊乱达到“气无转输之机”的临界点而形成。

    其三为急骤型。该型癌变起因于急性外感或胃肠道的严重疾病,与隐微型、渐进型相比较,病理发展过程是相同的。不同之处,一是前两者病因起点均以阴阳偏阻的局部为主,再由局部波及整体,后者则因病情发展急骤,局部的伤害与整体阴阳失衡发展的程度几乎先后同步,且相互作用、恶性循环,加快阳衰阴盛的程度,快速向“气无转输之机”的病机转归发展,以致于在1—4月内走完由初始紊乱向恶牲转化(即免疫细胞失去活性)的过程。二是前两者自初始隐患发生之后到恶性转归发生发展到中晚期症况显露之前。这一阶段,所有的明显反应征兆,按目前临床医生的辨病标准,都属于相关常见疾病的反应征兆。而后者则因整体制化系统严重失衡和紊乱无序的反作用的推波助澜。局部癌变发生与向整体波及发展之间,几乎没有明显的间歇性,癌变发生之时即是与受伤害局部相关联的其它组织大幅度癌变依次递进产生之时。

    三、癌变发生的六个类型及其表现特征。

    如前所述,癌变为分隐微型、渐进型、急骤三种形式,其共同特点都是:必须在内环境恶化过程达到一定的“度”,及与之同步发展的制化系统的紊乱达到一定的“度”这一基本条件。

    恶化的“度”与紊乱的“度”相互作用,导致病灶局部阳衰阴盛,使受伤害的组织细胞无法适应而发生质的突变。

    突变生成癌细胞又分成六个类型,如果用西医病理检测的术语来称呼,我们叫做六种分化形式。其中未分化型属于中医“寒邪内聚型”。低分化属于“湿寒内聚型”;低中分化属于“湿热内聚型”,中分化属于“阴暑内聚型”;中高分化为“风火类聚型”;高分化则为“火邪内聚型”。

    为什么“内环境恶化的‘度’与免疫紊乱的‘度’” 产生的相互作用,在形式上又有如此分岐呢?按照中医理论,外邪内侵在机体内都会因各患者的体内环境的差异而发生相应转化、转虛、转实、化寒、化热,随体性的差异而变生成上属六种类型。

    临床反应特征的差异在于:寒邪型的未分化癌疼痛轻微,原发处侵蚀密度大,发展转移极快,体质消瘦快。寒湿型低分化癌发展转移较未分化稍缓,局部浸蚀密度较小,与未分化一样,既快且多,体征反应以发热、发冷、发痒、乏力、身上起红疹或不起,或出汗,或腹胀、腹泻,或呕吐,或痛或不痛为主要特征。低中分化为湿热型,表现特征与低分化相似,仅疼痛略重些、且有痰、便带血现象。中分化为阴燥型患者变为阴暑内伏之刺激所造成,主要反应特征除明显乏力与出血症状外没有其它反应。中高分化为风火合邪内伏所致,疼痛呈游走性且较剧烈,对局部组织破坏严重,呈肿大、出血状态。高分化为火邪内伏表现形式与中高分化相近,然疼痛更重,但无游走性。

    四、癌症的扩散是转移还是多处原发

    在临床实践中,癌症一经查出即是中晚期。大部份都是多处病灶并存,有的是少许癌细胞处于潜伏状态。医生们大都把它们称为转移。我对此持不同见解。

    按照前述,癌症病因是病变局部在刺激累加,毒邪越聚越多与相应的免疫系统越来越失去常规秩序的相互反作用下,逐步走完病理发展过程,形成“气无转输之机”的病理状态而产生。这就明确了一点:即没有这种状态的出现就没有癌症的产生,这种状态是癌症产生的必然前提。同理,病灶在机体内多处出现,也是病理过程在体内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恶性循环结果。尽管其中不乏此处细胞在彼处出现的病例,似乎可以证明是转移的存在,然而,仔细思考一下:如果没有进行内环境性恶化与进行性免疫功能紊乱这一相互作用的病理过程及其转归的存在,癌细胞在机体内就无法生成,也无法生存,怎么说得上转移呢?

    我以为,对人们亚健康状态背后隐藏的免疫功能初始紊乱存在的无知和癌症病因认识的模棱两可,导致了对癌症早期诊断的方法和治疗药物的研究迷失方向,歩入岐途;治疗的药物和研究方法的肤浅性,为癌症的高发率造就了一支厐大的后备军;对癌胞大面积出现,是发展还是转移的认定,决定着我们研究癌症临床治疗的方法和药物指导原则的制定。

    综上所述,可以认定:既然受伤局部内环境进行性恶化与免疫系统的初始紊乱,既同步发展,又相互作用,在后续累加刺激的促进下,共同推动着病理过程向“气无转输之机”的临界点发展,导致病机转归,引发质变,形成癌症。既然离开了进行性内环境恶化与进行性免疫系统紊乱的相互作用这一持续的、特殊的病理过程的存在,癌变就不会发生,癌细胞就无法生存。那么,癌症的转移之说就缺乏依据,难以立足。至于此处特有的细胞在彼处出现的事实,因其出现是以前述病理发展过程转归的作用为前提,可以肯定把这种现象作为转移存在的依据是错误的,即转移不是癌细胞特有的功能,利用内环境恶化的条件大幅度扩散,才是癌症发展的必然现律。

    五、应该反省我们无意之间为癌症的生成发展酿成什么过失

    前面我们已反复多次强调,癌变是病理过程因刺激累加发展到“气无转输之机”这一病理状态后发生的由功能性病变的量变(即气变的量)累积到临界点发生质变而形成。这无疑为我们进行癌症病因及发展规律的深层次研究提供了线索:其一,这些刺激累加是如何发生的?其二,这些刺激中哪些可以避免,从什么方面避免?其三,在这些累加刺激的处理中,我们的成绩是什么?怎样使这种成绩发扬光大?错误又是什么、应该怎样避免?

    首先是医源性的作茧自缚:

    对功能性病变向器质性病变转归规律的无知和对“循证医学”的盲目崇尚,导致我们只能查出晚期癌症,让众多患者付出了机体严重损害,精神彻底崩溃,最终人财两空的沉重代价!

    对癌症发展转移的错判,导致患者过度地使用放化疗,让已经恶化的整体内环境更加恶化,促使新的发展期快速光临,最终无可奈何地反复放化疗,反复切除,在饱受痛苦之后,快速地与亲友吿别,含恨九泉!

其次是药源性的饮鸩止渴:

    环境污染对人体的伤害,只有政府的力量才能治理,我们无能为力,且不去谈它。对因四季变化的时行疾病的刺激,跌打努挣外伤瘀血,情绪性致病,日常生活不良习惯的刺激伤害,我们只能给大众提个醒:生命诚可贵,健康价更高,千万警惕啊!

    抗生素滥用的后果,至今尚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现。早在2007年7月,英国政府举办了一次“抗生素功过60年展览”,向人们揭示抗生素并非万能的灵丹妙药,告诫绝不可滥用,并在年底颁布了只有主任医生才能开方用药的法规。其后,《参考消息》一篇题为《细菌把抗生素当早餐》的文章,明确宣告抗生素的滥用贻害无穷。去年,海外一些医药评沦文章则进一步把抗生素称为“超级细菌!”今年,轰动全球的超级细菌在印度、巴基斯埋出现并有向全球扩散的趋势。

    这些文章抨击抗生素的负靣效应,强调不可顾此失彼,随意滥用等于饮鸩止渴。我十多年来在临床诊疗过程中,对癌症患者的病史和治疗史上溯三年进行盘点,发现至少有60%的癌变是抗生素滥用的“丰功伟绩”,证实抗生素对患者的隐形伤害,非同小可。

    见诸报端的抗生素滥用后果岂止于此,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又何尝不是如此!例如:声称“能分解癌细胞”的××沙,一片550元,因其价格昂贵,许多患者认定“一分钱一分货”的死理,毫不犹豫地趋之若鹜,慷慨解囊。泸西县肺癌患者马高发,先后花了11万元之多,癌细胞不但未“解”,反而“分”到左下肢,不得不来找我求治。温州的癌症患者财大气粗,纷纷购买进口的××克,几位患者服食后,因其没有“克”效,不远千里找到了我要求服食中药。其中一位问我可否同时服用××克,我说我的药属平性,与任何药都不冲突,由你自主。不料3位患者服后出现了AFP逐步升高状况,与我平素施治的反应大相径庭……。山西一位肝癌患者也要求同时服用,因有前车之鉴,我让他先把我的药停了,28天之后,AFP从正常值飚升到380多,淋巴结也增添了几个难兄难弟……。

    纠正上述这些过失,就可找到了有效预防癌症,大幅降低癌症发病率的对策;解决了这些问题,也就找到有效地早期诊断癌症,提高癌症治愈率的方法,找到了为晚期危重病人提升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的有效良方。

    六、即便找到了有效的治疗方法,也无法从根本上战胜晚期癌症

    中医的免疫调燮法,用西医的说法可称为纠正免疫功能紊乱,激活免疫细胞,恢复免疫系统动态平衡的方法,在临床上100%有效率,毫无疑问也可以称为战胜癌症的不二法门。虽然尚需系统化,尚需补充完善,但从整体方向我可自信地说,舍此别无它法。然而我院从2004年9月—2007年8月的统计,对1143例晚癌病人的临床治疗结果,除为80%以上的患者延长生存期外,治愈率仅8.5%的事实,证明要从根本上战胜晚期癌症是根本不可能的。理由如下:

    根据前面所阐述的癌症病因,我们知道癌症产于起始“阴阳偏阻”的原隐患存在处发生的功能性持续或间歇性病变,发展到“气无转输之机” 的临界点时发生质变而形成。而免疫系统紊乱也是随着这个病理过程的发展由初始紊乱逐步向严重紊乱发展(在初始紊乱的亚健康病人和慢性病人身上,起始阶段之后的发展阶段,这种紊乱导致的变化在患者身上的症状反应与一般疑难病相似,按现阶段无论中医和西医的检测标准衡量,没有什么特殊性可供辨识,只有在接近临界点时,与可在参照中医的脉相差异、西医的生化、血常规格查发现其蛛丝马迹。这些将在下一个问题阐述),当转归出现癌症生成之时,原有的反应症状,基本消失(急骤型病变除外)。等到这些症状再次在患者身上更加明显地出现时,癌症已进入晚期。

    在这里,我们不仅要问:癌症形成之时,原有反应随之消失或减弱这是怎么回事?既然消失了为什么晚期又以更加猛烈的形式出现?

    这两个问题背后的玄机,实质上就是晚期癌症无法战胜的本质所在,依据是什么又怎么解释呢?根据西医临床经验,无论什么部位有外邪入侵,都会有大量的白细胞聚集该处。中医或清热解表,消弭炎症,或温化扶阳,促使其发炎肿大,甚至化脓。以破溃流脓血的方式清除炎症,实际上就是患者自身固有的免疫功能的作用。当受伤局部随着刺激累加出现初始免疫功能紊乱时,免疫率就相应减弱,发炎的症状亦处于缓解状态,如果我们在此时一方面注重饮食起居,避免自然的刺激累加;一方靣施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的治疗,消除紊乱,让免疫系统恢复动态平衡,就可以达到症消而病祛的目的。反之,如果我们不以为意,放任外源性疾病的发生,或治疗上犯了阴症复施阴药,导致“生机化灭”;阳症复施以阳药,促成“气立孤危”的医源性错误,那么,初始紊乱必然一步步加重,患者身上的炎症反应随着其它隐微症状的出现,反而一步步减弱。当癌变发生时,病灶局部症状全部消失的征兆,实际上就是该部位因“气立孤危”失去整体制化系统的调控供给,西医所称的“免疫细胞失去了活性”的病机转归与癌症同步出现之时。

癌症形成了,与癌症相争的免疫细胞失活了正邪相争产生的症状,发炎反应也理所当然地消失了。

    我们对癌症的治疗,无论是针对早期还是晚期,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在尽量避免医源性刺激累加发生的同时,通过对整体制化系统的有力调控,纠正免疫系统的紊乱,使恢复阴阳的动态平衡,从而达到激活免疫细胞,并进一步提升免疫系统生发机能,让免疫系统去应对消灭癌细胞的目的。讲到这里,不用我强调大家都知道,癌细胞发炎了,肿大了或化脓出血了,患者感到疼痛出现了,原来看不见的癌细胞变成肿大的淋巴结,肿瘤指标物随着与癌变相关联的种种内伏毒邪被逐出而产生的种种冷、热、痒、乏力、出汗、腹泻、白便、黑便、灰色便、果冻便等情况出现了。

    如果该病人体力很好,或者说病情不重,又或者说病灶虽大,面积不宽,可以切除,那么,一般都可以忍受着度过这个痛苦,重新振作起来的免疫功能与癌细胞之间“硝烟弥漫”的邪正相争,由“战略相持”到“战略反攻”阶段,进入正胜邪败、症状逐步减弱的“战略休整”阶段,康复的曙光就在前面。反之,若对病情沉重,营养衰竭的患者,纵然是神仙也束手无策。

    最积极的方法也只能是我在《挑战死神·癌症治疗的王道与霸道》一文中所主张的“极力扶正、调燮阴阳”一法,可苟延性命数月,少数可达2—3年。

    最为可怕的是癌变发生部位的刁钻。我在前面已经说过、用阴阳平调法治疗癌症必然见效,且见效后只有支撑度过发炎肿大、坏死、收缩或化浓流失这一必然过程,方可达到消除恶化的内环境,消灭癌细胞的目的。而在对生发于气道、食道、肠道,尿道、胆道、脉管、血管、脑功能区,心胞受侵犯、神经受侵犯,门脈高血压等的癌症病人时,我自诩为治疗癌症不二法门的“阴阳平调法”也只能望癌兴叹。

    病灶发炎肿大,势必阻塞通道、气道、食道,肠道不通则大难临头,胆管不通则胆汁泛滥成灾。脑功能区受压则相关联机体组织失去功能、神经发炎则疼痛、痉挛,此时医生就变成了罪人。

试问:谁敢在此一展身手?

    面对这种情势,我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惦量患者家庭的文明层次和财力而给出两种方案:或彻底放弃,以支持法延续生存期,或重点支持加轻微调爕、加适当的化疗,尽可能地让患者多享一天天伦之福。

    七、中西并举,把癌症消灭在萌芽阶段

    就目前的水平而论,无论中医还是西医,对癌症晚期的治疗不可能从根本上取得胜利这一点已成为定局。如果不改变防治研究的思路和方向,即使再过一百年,癌症还是“”绝症。一旦我们痛定思痛,毅然放弃目前被称为“科学”的错误,从作茧自缚的藩篱中走出来,反省错误的所在,改变科研方向,利用现有的癌症病因,癌症诊断,癌症防治的可能线索,进行对比分析和实践检验之后提炼升华,找到战胜癌症的方法是不难办到的。

    众所周知,癌症一旦查出大都是晚期,原因在于目前主宰医药界的主流遵崇的是“循症医学”的原则,在有证可循之前的存在是无形的,癌症形成之前、形成之后的癌早期,均属于酝酿准备阶段和刚萌芽阶段。这两个阶段中,前者属于功能性聚集性病变的量变所阶段,任何检验手段所能得到的证据,都与一般常见疾变或亚健康人身上的症状反应相似,难以作为癌变的证据被“循”到,无论B超、CT、MRI等声相、影像检测到的依据:包块、肿大的淋巴结、息肉、囊肿、肌瘤、多类慢性炎症;某局部组织增生或变厚、变钝等都没有明显的符合“边缘毛刺、低回声、血供丰富”等癌变特征要求,都无法把这类症据作为癌变的确证来判断。至于病理性检测就更谈不上了,因为没有地方下手。

    说到这里,就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既然癌症的产生和发展分为功能性病变的累积量变阶段和“气无转输之机”的病理转归条件成熟之后导致的器质性变化阶段,而我们又只在质变阶段的后期才能查到癌症的存在,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癌症防治的重点摆在功能性病的量变阶段和器质性恶变的萌芽阶段呢?就因为这两个阶段无症可“循”么?

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太爱作茧自缚了!原则上说科学不是手段、科学是产生手段的思维模式。针对医学而言,如果某种思维模式创造出的防治手段在临床上有突破性的效应,那么,这种思维方式就是科学,反之才不管它名声多么显赫都是错误的或者是不完善的。既然“循症医学”对导致癌症产生的功能性累积阶段和无特异表现症状的早期萌芽阶段无能为力,我们为什么没有勇气把“循症医学”这张尊奉了百余的王牌从主导位置上撤下来,放在辅助的位置上,从功能性病变的累积过程和癌变早期的潜伏发展过程中来寻找癌变可能发生或已是早期的蛛丝马迹入手而另寻出路呢?

    面对若干个世纪以来无法征服的难题,面对浩如烟海的研究资料,如何从惨淡的现实中否定已被奉为至宝的“成就”,从迷茫中看到隐约闪光的线索而敢于取舍,我以为这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必须具备的起码素质。搞物理的能让核弹成功、能让飞船上天;搞生命科学的能编制出基因图谱,我们为什么不能面对一个处于亚健康状态占人口总数70%的群体,寻找到癌症在功能性病变末期、器质性病变早期的反应规律,从而启动针对性的研究,找到系统的理论和方法,把癌症消灭在萌芽阶段呢?

    我认为这是完全可能的,并且自信的说,尽管尚待完善,然而,从整体上而言已基本可以做到。经历40年的临床实践与理论探索的总结,已形成了癌前病变和早期癌症存在的三个检测标准:

    其一、有各类慢性炎症、息肉、囊肿、肌瘤、脱落、组织增生、良性肿瘤等慢性病史,或有慢性病的特征,或没有西医可查出的慢性病却有不明原因的乏力、发痒、疼痛、发冷、发热等症状;

    其二、在没有炎症、没有心脏病、糖尿病,没有心动过速家族史的病人身上出现双手脉博每分钟跳动的次数接近或超过90%次(儿童少年除外)或两手脉博每分钟频率相差3次以上,或三部脉象时见或濇、或结、或牵、或伏状况。

其三、西医血常规检查发现,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单核细胞三种细胞中的一种以上,百分比超出正常值顶限或低于正常值底线。

    在临床诊断中,经认真审查辨识后,只要患者符合其中三个条件,那么无论西医诊断他是否有病、无病都可以作为癌症定论,如果只符合其中两个条件,那么,他可能是癌症病人,也可能是癌前病变患者;如果只符合一个条件,则可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亚健康病人看待。

    有什么方法证明上述三个标准作出的判断是正确的呢?

    很简单:只要对上述三个条件中的两个以上的患者针对性地使用我所研制的“阴阳平调”系列方药,就会发现患者出现与各自五邪内聚相关联的症状反应。在用重药的前提下,如果这些症状反应在一月内出现后逐步减弱,那么仅可判定他是癌前病变患者,即功能性病变的病理过程仅接近转归的临界点,还没有出现原受伤的“阴阳偏阻”之处的毒邪使其“气无转输之机”导致恶变的条件。反之,如果反应出现后呈持续或间歇出现症状或进行性加重。即可确诊该患者为癌症病人。

    在该理论接近成熟的十年行医生涯中,此法屡试累验,在此恕不赘述。

    为苍生计,此法如能推而广之,在多学科配合下癌症发病率下降50%,临床治疗率提升70%~80%是完全可能的。

(2010-12-22 19:04:17)

陈欣院长

北京五洲陈欣九天肿瘤防治研究院

从事亚健康与肿瘤防治46年,创立《中医免疫系统功能紊乱防治法》,发明《癌症自我检查的三个标准》,以纠正免疫系统功能紊乱为切入点,激活免疫系统自主调控功能,成功研发集保健、预防、早期诊断癌症和对各阶段癌症实施100%有效治疗的‘’陈欣牌阴阳平调系列食品‘’。

如有侵权,请提醒删除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一岁半可以吃大人饭了吧”,儿科医生:两岁内3种辅食一样别碰
但是大人饭,一般都是重盐重料,讲究下饭。像是我家里面的老人,味觉已经逐渐淡化,每次他们自己炒菜时,会放很多盐,但他们自己不会觉得。宝妈们敢让…[详细]
2019/8/16 16:02:48
孩子容易噎着,切记用“剪刀、石头、布+着力点”(海姆立克法中文版)急救。推荐收藏、分享
多个孩子几分钟内突然身亡!医生曝光的罪魁祸首为所有家长敲响警钟! 最近,石家庄行唐县东市庄村发生一件十分令人痛心的事情:一名刚满1岁的幼儿,…[详细]
2019/8/16 16:02:48
另类谋杀,鱼缸的珊瑚帮鱼“报仇”,英国一家五口死亡逃生
凯蒂史蒂文森和她的丈夫马克拥有幸福的五口之家。上周二(7月30日),刚刚经历愉快假期的他们,回家发现鱼缸中的鱼死了,于是他们勤快地动手清理鱼…[详细]
2019/8/16 16:02:48
如何让近视在两个月内度数下降200°
近视问题是医学上的一大难题,同时也是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尤其是近年来近视发展不断趋于低龄化,导致很多家长从孩子上小学起就开始担心孩子的视力问…[详细]
2019/8/16 16:02:48
扔不了的冬瓜皮,冬瓜皮煎汤治脚气、脚臭
冬瓜皮有消暑、健脾、利湿之功效,可用于肾病、肺病、心脏病引起的水肿、腹胀、小便不利等。用冬瓜皮煎汤洗脚既治脚气,又治脚臭,一举两得。冬瓜皮不…[详细]
2019/8/16 16:02:48
惟妙惟肖---人物根雕艺术欣赏
《惟妙惟肖的人物根雕艺术》欣赏!“形神兼备、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人物根雕艺术欣赏[yao_page]惟妙惟肖---人物根雕艺术欣赏[ya…[详细]
2019/8/16 16:02:48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家长注意:这四种运动不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一岁半可以吃大人饭了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走路就能赚钱的走路就能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地铁门关闭瞬间,注意手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19岁女孩,查出肝癌晚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豆浆,豆腐吃多了,竟有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孩子容易噎着,切记用“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你住酒店的每一张床,都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前联合国主席:中国人的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儿童“白血病”患者破百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我把两颗葡萄放进了微
中西医并举,把癌症消除在萌芽阶段
韭菜切碎泡脚,没想到这
  • 咖喱哥(www.galige.com)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 广告服务:010-86376888 通讯信箱:北京市邮政100088-99号信箱 邮编:100088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站长QQ:917336139| 中国网国家备案号: ICP备09004360号